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热门关键词: 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山口组回报的消息仍是李爽还没有离开张研江的

2019-10-02 17:00栏目:文学文章
TAG:

见到张研江,李爽扯开大嗓门,开门见山地说道:“三眼哥说他把强子杀了,你信吗?强子怎么可能会死?动手的又怎么可能是三眼哥?” 张研江楞住,说道:“慢慢说,出了什么事?” 李爽自己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啤酒,咬开盖子,咕咚咕咚先喝了一大口,然后说道:“三眼说,强子私通山口组,然后,就把强子杀了。真他马的可笑,这话谁信啊?” 张研江沉默好一会,从茶几西拿出一个苹果,递给李爽,李爽接过,看了两眼,问道:“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张研江指指他身上的手雷,说道:“先把你身上的那些东西拿下来,我看着眼晕。 “操~”李爽不满地嘟囔一声,不过,还是把手雷——解下来。 张研江揉着下巴,说道:“把事情说得再详细点。” 李爽叹了口气,将自己到分部时的经过,原原本本地讲述一遍,然后,又将心中的总总不解和疑问说出,最后,他言到:“总之,今天的分部一切一切都不正常,从上到下,我感觉都***疯了。” 张研江从椅子上站起,走到窗台边,挑开窗帘,向外面望了望,淡然一笑,说道:“也许,社团里确实有人暗通山口组,预谋造反。” 李爽眼睛一瞪,叫喊道:“怎么?你也认为是强子勾结山口组造反?” “不会是强子。”高强的为人,张研江再了解不过,让一个淡薄名利的人造反,其实那是一件很难的事。他放下窗帘,幽幽的说道:“有一点可以肯定,强子是被人陷害了,而敢陷害强子的人没有几个。问题应该出现在分部内。要么是三眼,要么是三眼最亲信的陈百成。东哥不在,三眼已是实际上的老大,没有必要造反,所以,可能性最大的就是陈百成。你也说了,当你要引爆手雷的时候,陈百成不护着三眼,反而躲到后面,若在平时,只这一点,就会让他在三眼面前的地位大打折扣,但话又说回来,如果是他造反,他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甚至,连三眼都可能已经被他控制住了。” “啊?”李爽倒吸了口冷气,经张研江这么一说,他恍然想起,陈百成今天确实没有了往日对三眼的那种过分的尊重,甚至,连下面的保镖也是。难道,三眼哥当时真是被陈百成所制,怕自己有危险,所以才逼自己离开的?所是这样,三眼哥的处境可就危险了!想到这,他用力拍拍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好笨,怎么当时就没有看出来呢!他又气又急,说道:“不行,我得去救三眼哥!~说着,他晃身大步流星就要往外走。 “回来!”张研江叫住他,说道:“你刚才已在分部闹了一次,所陈百成真造反了,此时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现在去,只怕救不了三眼,连你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 李爽急到:“那现在怎么办?总不能就这样把三眼哥扔在陈百成那兔崽子身边吧?!” “这件事,不是你着急就能解决的。”张研江将那只吃了一半的苹果又拿起来,说道:“陈百成既然敢叛乱,必然已经做好了种种的防备,控制了龙堂和小龙堂,这是社团内最有实力、人员最多的两个堂口,至少在DL,甚至L省,另外的三堂都无法与之抗衡。所以,惟今之计,我们只能走,退回到H市,一是在那里,龙堂和小龙堂的势力要若一些,二也是我们可保存实力,将力集中。如果硬是要在DL开战,兵力分散,分但赢不了陈百成,反而连我们在H市的大本营都有可能丢掉。” “陈百成敢去打H市?”李爽咬牙说到。那里可是文东会的根本,也是根据地,实力异常雄厚。 “当然。如果只靠他自己的力量,他不敢去打。”张研江幽幽说道:“可是别忘了,他很可能已勾结上山口组,所山口组肯大力协助他,再加上龙堂和小龙堂的实力,打下H市也不是没有可能。” 想不到事态会这般严重。李爽额头冒出冷汗,问道:“研江,那我们撤回H市,能干些什么?” 张研江摇头道:“干不了什么,只是守住社团的根本罢了。再者,我们就是等。” “等什么?” “等东哥能及时回来,控制大局!”“如果东哥回不来呢?” 张研江沉默片刻,笑道:“其实,吉乐岛的风光非常不错,去那里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啥?”李爽吼到:“你的意思是说,如果东哥回不来,我们就得跑路?” “能守得了一时,我们却守不了一世!”张研江苦笑道:“当陈百成势力巩固之后,发起全力,进攻H市的时候,我们很难抵挡。而且,三眼还在他的控制之内,要知道,附属我们那些帮派,所是三眼打下来的,只要三眼一发话,那些帮会绝对会倒戈,调转枪口来打我们!” “三眼哥不会下那样的命令。” “可是陈百成会帮他下。”张研江眨动眼睛,说道:“陈百成造反,而不杀三眼,正是因为三眼还有利用价值。他要利用三眼的威望来控制整个东北的大多数黑帮。” “这该死的陈百成!”李爽一握拳头,跟跟地锤了一下茶几。 咔嚓!茶几的玻璃面上出现一道道裂痕。张研江在旁看得心痛不已。 “退回H市虽然是无奈之举,但也是最佳的办法。”张研江道:“现在在H市掌管大局的是浩然,那里,至少还是安全的。” 这时,李爽的电话响了。接着一天,原来是陈百成打来的。“爽哥,我是百成啊!现在这边有棘手的事情,需要你去处理。” 李爽一天,肺子差点起炸,胖脸憋成酱紫色,张开嘴,刚要大骂,突然看到张研江在旁象他连连摇手。 虽然张研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但看李爽的表情,心里也能猜出个大概。 李爽深吸口气,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问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陈百成笑呵呵道:“内蒙那边现在有些不太平,尤其是草原狼,蠢蠢欲动,三眼哥的意思让你过去一趟,带着虎堂的兄弟,将他们消灭掉!” “什么?消灭草原狼?”李爽吃了一惊,说道:“草原狼和我们可是盟友啊!” “以前是盟友,但现在不是了。”陈百成说道:“草原狼的势力越做越大,已渐渐不受我们的控制,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就趁现在把他们除掉。” “东哥不会同意这么说的。” “这是三眼哥下达的命令。” 李爽面色一沉,好半响,他应了一声,说到:“好,我知道了。” 陈百成毫不放松的追问道:“爽哥,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到底接受不接受这个命令呢?” 李爽眼珠一转,说道:“如果是三眼哥的命令,我自然会去做的!” “呵呵,事情很急,爽哥明天就得出发。” “嗯!” “那好!”陈百成哈哈笑道:“我们就等着爽哥凯旋而归的好消息了。” “哼!”李爽冷笑一声,挂段电话,随后他对张研江说道:“陈百成让我明天去内蒙,消灭草原狼!” “消灭草原狼是假,”张研江眼珠一转,笑了,说道:“他想把你支走倒是真的。” 李爽当然明白,问道:“那我现在怎么办?” “正好!”张研江说道:“借着这个机会,可大张旗鼓地召集虎堂兄弟,当然,目的地不是去内蒙,而是回H市!” “对!”李爽打了指响,连连点头,恍然又想起什么,问道:“那强子呢?” 张研江脸色一黯,说道:“如此来看,强子很可能已经遭到毒手!”见李爽脸色变了,他忙又说道:“不过,既然是三眼亲自动的手,想必已三眼哥的头脑,会想出如何明杀暗放的办法。” 李爽疑问道:“什么办法?” “这个……”张研江摇头苦笑道:“我就不知道了……”其实,他这么说,也只是安慰一下李爽,连他自己对高强究竟是生还是死都心中无底。 “强子不会死的……”李爽垂下头,慢慢坐下,紧紧咬着嘴唇。 “吉人自有天助!”张研江说道:“但是现在,我们该好好想想,我们该如何救自己了!” “什么意思?”李爽抬起头,茫然地看着张研江。 张研江指指窗外,无奈道:“天黑了。” “那又如何?” “陈百成造反,他一定不会给我逃走的机会,他一定找人来杀我,就在今天!” 张研江说得很肯定,不过脸上却没有畏惧,好象在说一个和他毫不相关的人。 他说这话一点都没错。在陈百成的计划里,高强是他必须要除掉的第一个,其次,就是文东会的智囊,张研江! 当然,他不会派龙堂和小龙的人员去杀张研江,而是请求山口组从下帮忙协助。从心里来说,陈百成更相信山口组的暗杀实力。他认为让山口组去杀张研江,绝对是万无一失。

李爽摇晃着脑袋,根声说道:“有我在这,谁敢来杀你?!” 张研江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他知道,陈百成绝对不会让他活下来。 有李爽在,加上无数的虎堂人员,潜伏在外面的山口组杀手确实不好动手。他们将消息回传给陈百成,让他想办法,将李爽和龙堂的人引开。 陈百成灵机一动,便假传三眼的命令,让李爽明天就出发,去内蒙和草原狼作战。他这样做,一是把李爽从张研江那里引开,给山口组下手的机会,二也是把李爽调离东北,省得他碍手碍脚给自己添乱,等一旦东北的大局已被自己牢牢控制住了,那是他就可以防守对付李爽和他的虎堂,第三,草原狼在他心中始终是个疙瘩,草原狼老大阿日斯兰的弟弟巴特之死,和他有直接关系,他深怕此时败落,阿日斯兰来找自己算帐,能让李爽和草原狼先拼个两败俱伤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他算计得很好,可是事情并未按照他想象中那么发展。 直到入夜,山口组回报的消息仍是李爽还没有离开张研江的家。陈百成老奸巨猾,一听这话,心里明白了大概,肯定是张研江在给李爽出谋划策,一旦张研江这人得势,对自己的影响太大了。 陈百成将心一横,不再犹豫,当机立断,给山口组若头中村伍男挂去电话,让他调派人力,进行强攻,无论怎样,都要把张研江这人除掉。 事情发展到现在,中村伍男是完全配合陈百成,他纠集大批山口组人员,潜伏到张研江住所的周围,等待时机,发动致命一击。 陈百成这边也没有闲着,先是给DL的市局长打去电话,说明文东会晚上要有所行动,希望他能放行。 文东会在DL的势力太庞大,市局长哪敢得罪他们,一听这话,连连答应。得到市局长的首肯后,陈百成又派出大批小龙堂的人员,将张研江家周围的街道彻底堵死,封锁来往车辆,给山口组的进攻创造空间和时间,同时,这也是个双保险,为了防止张研江逃脱。 一切都准备就绪,凌晨十二点时,山口组的人终于开始动手了。 伴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在街道两旁的阴暗角落里,挤出无数的黑衣大汉,放眼望去,接到上,黑压压的一片。 这些人,手中大多都拿着狭长的倭刀,大致算了算,人数至少在三百开外。楼内,李爽和张研江以及下面的手下都没有睡觉,毕竟外面有一群虎视眈眈的杀手在等着,谁能睡得着呢!街道上刚有动静,就被楼内的人察觉。李爽透过窗帘的缝隙,眯眼看着楼下黑压压的人群,眉头一皱,向张研江低声说道:“研江,你说对了,你家门外,确实有很多杀手!” 张研江站在窗台的另一侧,苦笑了一下,问道:“爽哥有什么应对的办法吗?” “办法?还有什么办法?”李爽一手抽出枪,一手拔出刀,说道:“直接点,和他们硬拼吧!” “他们的人似乎不少。”张研江望着窗外,幽幽说道. “我下面也有二百多号兄弟呢!”李爽冷笑道:“加上你下面的几十号兄弟,咱们在人数上也不吃亏。” “不一定。”张研江摇摇头,说道:“只是看到的敌人就有这么多,谁知道暗中还有没有埋伏其他的的人呢?” 李爽一愣,道:“你是说,除了这些之外,还有敌人?” 张研江耸肩道:“我只是随便猜测的,不过也很有可能啊!陈百成城府深沉,头脑精明,没有万全的把握,他是不会动手的。” 一提陈百成的名字,李爽就十分不爽,他心烦意乱地挥挥手,问道:“研江,那你说怎么办?” 张研江低头沉思,过了片刻,他问道:“飞鹰堂的兄弟还在吗?” 李爽摇头道:“飞鹰堂的人都已经秘密潜回H市了。” “如此说来,社团内,已再没有人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了。”张研江咬着手指甲,喃喃地自言自语道。 “怎么可能?”李爽本能地反驳一句,可是,他细细一想,张研江说得还真对,在DL,本就是以龙堂和小龙堂为主,现在这两个堂口被陈百成控制,高强,下落不明,飞鹰堂回到H市,豹堂也不在DL,算起来,只剩下他和张研江这两个堂口了。执法堂人员太少,战斗力也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记,仔细算下来,只有他的虎堂还能与陈百成对抗几下。想到这,他打个冷战,直勾勾地看着张研江,点点头,道:“研江,你说得对,我们在DL还真是孤立无援了。”顿了一下,他恍惚又想起什么,急道:“对了,上次东哥平灭二十四帮的时候,不是归顺了一批帮会吗?我们可不可以找他们援助?” “呵呵!”张研江笑了,说道:“你认为在这个时候他们会来帮我们嘛?那些帮派只不过是墙头草而已。如果东哥在时,或者能调派得动他们,但是,现在东哥不在,凭你我二人的分量,是很难请动人家的。“看来,我们现在指望不上别人,只能靠自己了。”李爽不再抱有幻想,将手雷一个劲地往口袋里塞。张研江像楼后扬扬头,说道:“后面是住宅区,胡同岔道都很多,进入那里,敌人很难追得上。”李爽惊讶道:“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战而逃?”“都这个时候了,还顾得上要面子嘛?”张研江白了他一眼,说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能安全回到H市,就有反击的机会。”前提是,东哥能回来。他在心里又补充一句。 “唉!”李爽仰天长叹一声,点点头,道:“好吧!” 他们这边刚商议完计划,山口组的进攻也开始了。只听得楼下轰隆一声,楼房的大门被山口组人员撞开,接着,无数黑衣大汉手持握刀,大步向楼里冲来。执法堂的人员不善于火拼,早已退到后面,虎堂的兄弟在前顶着,与山口组帮众短柄交接,杀在一处。 场中刀光剑影,血花四溅,不时有人中刀,哀号着倒地。 双方的人员挤在楼门口处,空间狭小,人数人的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前方的人刚倒下,后面立刻有人天不上来,继续与敌人作战。倒下的人一层叠一层,鲜血快要汇集成小河。李爽和张研江跑到一楼,看到这样的场面,李爽两眼圆翻,抡刀就要上前,张研江急忙拉住他,连声提醒到:“不要冲动,保存实力!”说着,他向身后一指,说道:“那里有后门,快走!” “兄弟们,撤!”李爽高喊一声,与张研江向后门跑去.可是,他俩还没到近前,只听喀嚓一声,后门被人一脚踢开,从外面闯进来数十名彪形大汉,看到张研江之后,二话没说,举刀就砍。李爽手疾眼快,猛地抓住张研江的手腕,用力向后一扯。张研江惊叫一声,整个身子倒飞了出去。“当!当!当”数把钢刀劈在大理石的地面上,火星直冒。不等对方再出刀,李爽抬手就是亮抢,将两名大汉放到,这是,一名大汉冲到他近前,横刀就刺。李爽手中的开山刀一抡,将对方的刀锋挑开,接着,回手一记重劈,向那人的脑袋抡去.那个大汉想不到这个毫不起眼的胖子出招竟如此之快,回收仓促的横刀招架。只听咔嚓一声断响,大汉手中的倭刀被李爽的开山刀硬生生劈折,连带着,他半个脑袋也被斜着削掉。 扑通!残头的尸体倒地,李爽直接跨了过去,向后来的黑衣大汉冲去,人助刀威,刀借人势,挂着尖啸的风声,向那一名大汉砍去。 黑衣大汉已看出李爽力大,加上他来势汹汹,不敢大意,三人一起横刀,接架他劈来的重刀。 当啷啷!四把钢刀接实,发出尖锐的金鸣声,虽然是三人合力接刀,仍被震得站立不足,连连后退,与后面的众黑衣撞在一起,摔倒一片。 不等那三人站起身,李爽甩手三枪,将那三人的胸膛打穿,随后,再跨前两步,挥舞开山刀,向敌人招呼去。 他力大力沉,一刀抡去,黑衣大汉根本就抵挡不住,一旦被他震退,给他留出空挡,李爽另只手里的手枪就开始发威,几轮下来,已连杀了九人。黑衣大汉虽多,却被他逼得连连后退。 啪!手中的枪打出空枪,李爽想也没想,先将枪往后一扔,接着掏出弹夹,甩在身上,喝道:“换子弹!” 张研江打仗不行,但给打个下手还是不错的,他将空弹夹取出,换上心的,然后上好枪膛,说到:“爽哥,好了!” 李爽哈哈一笑,连出数刀,将敌人逼退,随后,头也不回地把手向后一伸,说道:“给我!” 张研江急忙将枪递到他的手中,李爽抬手就是一顿乱射。随着一阵连续的枪声,转眼间,又有五名黑衣人中弹倒地。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山口组回报的消息仍是李爽还没有离开张研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