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热门关键词: 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www.9455.com李晓芸听了东方易的话,谢文东说道

2019-10-02 17:01栏目:文学文章
TAG:

“当然!”谢文东笑道:“我会向你打招呼的。”和东突做生意,虽然利益很大,但同样,风险也很高,如果不事先得到政治部的支持,自己单独去做,很难成功。 东方易听了,满意地点点头。 谢文东站起身,笑道:“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先告辞了。” “好!”东方易应了一声,见谢文东转身往外走,他又把他叫住,头也没抬地说道:“和东突的人在一起时,要小心一些,别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李晓芸听了东方易的话,微微一愣,在她印象中,还从来没有见过,东方易对谁如此关心。 “呵呵!’谢文东淡然而笑,道:“我知道。”东方易的话一语双关,一是提醒谢文东,东突份子都是亡命之徒,视人命如草芥,与他们谈生意,无疑是与虎为谋,第二,也是在警告谢文东,不要把自己和东突的关系搞得太亲密,毕竟东突涉及到国家的根本利益,谢文东若和他们走得太近,很可能受其牵连。谢文东多聪明,哪会下明白他的意思? 谢文东走了,李晓芸也随即起身告辞。她刚从办公室里出来,便看到谢文东站在走廊里正准备点烟。她眉头一皱,说道:“这里不允许吸烟。” 谢文东转头向四周看了看,说道:“这里并及有提示。” 李晓芸翻了翻自眼,说道:“这是基本的礼貌问题,难道你不懂吗?东北人不会都是这么投素养吧?!” 谢文东愣了,被人说成没素养,这还是第一次。他眨眨眼睛,以为李晓芸在和自己开玩笑,不过看着她的表情好一会,他失望了,在那张虽然美丽却死板的脸上,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成分。他叹了口气,收起叼在嘴里还没来得及点燃的香烟,笑道:“对不起,我失礼了。” 他的话,让李晓芸也忍不住愣了愣神。她和谢文东从未见过面,但对他的了解,并不比东方易少。当初,东方易决定要将谢文东引进政治部的时候,就是从她这里查的有关谢文东的资料。正如东方易所说,她是政治部的活电影,高达一百六十的智商,使她能过目不忘,无论什么人的详细资料,只要被她看过,便会牢牢记在脑子里。在她印象中,谢文东年岁不大,但心计沉重,城府极深,为人阴险狠毒,做事绝情,不留余地,正因为这样,他才能在二十出头的时候,就成为文东会和北洪门的双料老大,堪称中国黑道的第一人。没有想到,他竟会说出如此随和的话。她看着笑眯眯地谢文东,说道:“你本人比照片更上镜。” “啊?”李晓芸的话让谢文东觉得莫名其妙,没明白她话中的意思。这个女孩的思雏太跳跃了。谢文东心中苦笑一声,随口问道:“你看过我照片?” “恩!”李晓芸点头道:“很多。” 李晓芸手里不可能有自己的照片,那些照片肯定都是政治部的。谢文东仰面而笑,说道:“东方兄秘密拍我干什么?他不会是暗恋我吧? 他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李晓芸却一本正经地说道:“有可能。” 谢文东挑起眉毛。 李晓芸道:“在我的印象中,他只对你说过关怀的话。” 谢文东悠悠一笑,道:“难道,你不知道人与入之间有一种叫友情的情谊吗?” 李晓芸笑了,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和东方上校之间的友情很深?” 谢文东没有回答,也回答不出来。他和东方易之间,原本是赤裸裸的相互利用关系,但互相利用的久了,合作得多了,就产生了其他的东西,这很难用言语来解释清楚。 李晓芸见他不答话,也不追问,低头看了着手表,说道:“我快要下班了,如果你有时间,我们可以一起去喝咖啡。” 谢文东没有时间,但是他也没有拒绝,点头说道:“如果你不介意,我当然愿意。” “放心吧,”李晓芸哈哈笑着,笑的象个孩子,大咧咧地拍拍谢文东的肩膀,说道:“我不会因为你黑道的身份而看不起你的,毕竟我们是同事嘛!” “扑!”谢文东差点把口水喷出来。 谢文东先出了政治部,在门口等李晓芸,后者要换衣服,这可能是所有女生下班后的通病。 他点着香烟,幽幽吸了一口,脑海中还在回味着刚才和东方易之间的对话。 时间不长,李晓芸从政治部的大楼内走出来。她脱下职业装,换上随意的休问服,淡粉色的套装,使她整个人看上去更加活泼,清新,象是个刚刚毕业的女学生,浑身上下,散发出迷人的清纯与秀丽。即使是守在政治部门口、站得象筷子一样的两名士兵也忍不住多瞄了她两眼。毕竟政治部里的女人太少了,尤其是又漂亮又年轻的女孩子。 当然,如果她能把鼻梁上那副又黑又厚的大眼镜拿下去,将会更加迷人。谢文东就有股想上前将她眼镜拾走的冲动。 “怎么样?”李晓芸上来就问道:“我这身衣服很合适我吧?” 谢文东点头笑道:“是的,是很适合你,很漂亮。”说完,他又补充一句:“你为什么不带隐型眼镜?” 李晓芸道:“科学证明,隐型眼镜会进一步破坏人的视力。”说完,她也补充了一句:“如果太漂亮了,会被很多男人追的,那也是种烦恼。” 好臭屁的女孩。谢文东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两人去了一家酒店的咖啡厅,要了两杯咖啡和一些甜点。谢文东对这些食品不敢兴趣,只简单吃了几口,李晓芸倒兴致勃勃,一连扫空了数个盘子。 看样的外表瘦瘦弱弱的,和谢文东属同一类型,想不到能吃下那么多东西。喝完咖啡,李晓芸又要了一杯果汁,果汁喝完,又要了一杯红茶,用她的话说,饭后喝茶,有助于消化。 两人边吃过聊天,天南地北的乱侃,今谢文东惊讶的是,李晓芸掌握的知识极多,涉及面也极广,常常说着说着,谢文东便无言以对,只剩下李晓芸一个人在讲。谢文东怀疑她脑中的知识应该和国书馆有一拼了。 谢文东兴趣十足地看着她,暗暗琢窘,不知道东方易是怎么找到这个天才女孩的,如果自己麾下也能有这样的一个人,那自己的事业将会在极短的时间内上升一个层次。 舔饱肚子后,李晓芸斯条慢理地拿起餐巾,慢慢地擦了擦嘴角,斯文的模样好象个大家闺秀,哪有半点吃饭时风卷残云的样子。 放下餐巾,她突然问道:“你杀人时的感觉是怎样的?” 她的问题,总会让谢文东愕然。这次也是一样。他顿了片刻,含笑说道:“那要分情况而定。” 李晓芸问道:“如此说呢?” 谢文东道:“如果出于自卫,那没什么感觉,如果出于进攻,会有一种快感。” 李晓芸想了想,又问道:“那过后会有愧疚的感觉吗?” 谢文东笑道:“你现在象个记者。” 李晓芸耸耸香肩,问道:“我一直很奇怪,你究竟想要什么?中国的黑道吗?” 谢文东思考她的话,自己想要什么?他道:“抬手可得的东西,我不稀罕,我只要求自己能做得更好,不比任何人差。” 李晓芸如孩子般顽皮地撅起嘴唇,道:“若按你这么说,你想要得到全世界喽?” 谢文东呵呵笑道:“有没有这个想法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是另外一回事。我可以向着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努力去奋斗,就算不能达成,但可以享受其中的过程,那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李晓芸琢窘好一会,得出个结论道:“你是一个奇怪的人。” 谢文东道:“我的朋友,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我。” “那只是他们不敢或者不好意思而已。”李晓芸自了他一眼,道:“那你难备用什么去实现自己的目标呢?” 她的问题可真多啊!不等谢文东回话,李晓芸自顾自地说道:“用武力,先统一全世界的黑道,然后向政界渗透?” 谢文东正色道:“这是个不错的主意。” 李晓芸搬嘴道:“如果你这么去做,只会让自己死得很快。” 谢文东反问道:“你有更好的办法?” 李晓芸老神在在地说道:“当然这个世界,有钱就等于拥有了一切。” 谢文东挠挠头发。 李晓芸继续道:“不过,如果你不会用你手里的钱,那和没有是一样的。” 谢文东突然想要发笑。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女孩,竟然向自己训起话来,而更可笑的是,自己还能有耐性坐在她面前,听她继续说下去。 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谢文东摇头。 “你是不是以为我很可笑?”李晓芸忽然一近身,贴近谢文东问道,她的鼻子与谢文东的鼻子几乎要碰到一起。

张繁友一怔,疑道:“是吗?这个我还真不清楚。”想了一会,他恍然道:“你的意思是说,东突是由许多派别组成的,和你做生意的与攻击你的不是同一伙人?” 谢文东点头道:“没错。” 张繁友道:“关于东突的详细情况,我们政治部了解不多,想知道详情,得向安全部请教了。” “呵呵,有道理!”谢文东仰面轻笑。张繁友急道:“谢兄弟,你还没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谢文东道:“东突的人很狡猾,当我赶到明铁盖,要和他们交易的时候,他们突然改变交易地点,领我去了一个山沟里,可是,在交易中,又出现一伙东突份子,与和我们交易的东突人打起来,由于对方人数较多,我们这边冲不出去,只好坚守在山沟里,这场拉锯战一打就是数天,直到今天,对方终于坚持不住撤退了,我们才侥幸冲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张繁友将信将疑地瞥了谢文东一眼,见他满脸正色,目光深沉,也分不清他说得是真还是假。他问道“那和你交易的那些东突份子呢?” “跑了!”谢文东回答得干脆。 “跑了?”张繁友急道:“跑哪去了?” “我怎么知道?!”谢文东耸耸肩,说道:“能侥幸从山沟里冲出来,已算是死里逃生了,哪还能顾得上他们跑向什么地方。” 张繁友叹了口气,从谢文东身上,他没有得到任何他想要得到的情报。早知如此,自己就不应该浪费时间,陪他大老远的跑到新疆来。 看他情绪低落,谢文东眼珠转了转,说道:“另外,我还知道一件事,和我做交易的东突份子,是出于一个名叫雏青盟的东突组织。” 张繁友精神一振,喃喃道:“雏青盟?”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组织。 谢文东解释道:“它的全名应该叫雏吾尔青年同盟,而且,他们和基地组织的关系非比寻常。” 张繁友点点头,将其牢牢记在脑袋里,说道:“等我回到北京之后,会去找安全部仔细查查这个组织的情况。” 只有适当的给张繁友一些好处,才能让他下次再继续帮自己做事。谢文东含笑又说道:“攻击我们的是个名叫真主党的组织。” 张繁友一惊,叫道:“真主党?” 谢文东道:“此真主党非彼真主党。它的全名叫东突厥斯坦真主党。” “哦!”张繁友拿出随身携带的小本子,将谢文东说的名称一一记下来。等谢文东说完之后,他追问道:“还有其他的线索吗?” “没有了,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谢文东话锋一转,又道:“哦,对了,这个真主党是倾向美国政府的。” 张繁友茫然地眨眨眼睛,道:“为什么这么说?” 谢文东耸肩道:“我也是听东突的人自己说的。” “恩!”张繁友点头道:“等我回去之后仔细调查一下。” 在回去的路上,谢文东半真半假,向张繁友提供了一些情报。路上无话,几天后,众人回到DL。这时,张繁友向谢文东告辞,急匆匆回了北京。他前脚刚走,谢文东随后也去了北京,当然,他要见的人不是张繁友,而是东方易。相对来说,东方易才是谢文东的顶头上司,他做的许多事情,也需要东方易照顾。这次新疆之行,必须得给东方易一个相对满意的答复,不然,只怕日后将无法再和东突继续做生意了。 当天,下午,谢文东与东方易相约在政治部总部会面。见面后,东方易没有过多的客气话,直截了当地问道:“事情怎么样?” 对东方易,谢文东毫无隐瞒,将自己与东突交易的过程原原本本讲述一道。东方易听后,也是暗吃一惊他同样没有想到,东突的内部如此复杂。他拍拍谢文东的肩膀,说道:“你做的对,如果当时就逮捕和你交易的东突人员,那么,我们将会错过很多重要的信息,对了,你在阿富汗的兰加尔见到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谢文东道:“他叫苏莱曼。” 东方易提起电话,对门外的秘书说道:“让晓芸立刻来我的办公室,就说我有急事找她。”说完,他挂断电话。转头见谢文东正疑惑地看着他,他呵呵一笑,说道:“我找一个对基地情况比较熟悉的人。” 谢文东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时间不长,传来敲门声,东方易扬头道:“请进。” 办公室房门一开,从外面走进一位二十四、五的年轻女郎。她身材高窕,大概在一米七三左右,体形匀称修长,相貌也非常秀丽美艳,当然,如果能把鼻梁上那支又笨重又古板的黑框眼镜拿掉,将会更加漂亮。这是谢文东对她的第一印象。 看到她,东方易脸上顿时露出笑容,微微点下头,然后向谢文东介绍道:“这位是我们政治部的天才姑娘,智商高达一百六,也是我们政治部的活电脑,李晓芸李中尉。” 呵!谢文东闻言,忍不住又惊讶地参看了女郎几眼。他自己的智商有多高,他没有测量过,估计再高也不会高过一百六,智商能达到这个程度的,在全世界也找不到几个了。 东方易说完,又向女郎介绍道:“这位是谢文东谢上尉(前段时间,谢文东向他提出的升职出请已基本通过),大家都是同事,又都属于政治部的特殊人才,希望你们以后能参加关照。” 女郎满面淡然,点了点头,然后向谢文东伸出手,道:“谢中尉,你好。” 谢文东礼貌性的站起身,与女郎握了握手,含笑道:“你好。” 女郎的手很柔软,谢文东握住时,几乎以为自己握住的是一团水。 东方易示意两人都坐下,他问道:“晓芸,基地组织中是否有个名叫苏莱曼的人。” 李晓芸想了片刻,点头说道:“有!苏莱曼的原名叫苏莱曼,本阿卜杜勒,为本-拉登手下骨干卡利德-萨伊克-穆罕默德的助手之一,根据美国的情报,卡利德是策划九一一事件的主谋。” “哦!”东方易揉着下巴,低头沉思。 谢文东倒是惊奇地看着李晓芸,对她了解基地的程度暗暗佩服。 东方易想了好一会,方喃喃说道:“原来,苏莱曼还有这样的背景。”他甩了甩头,说道:“我们先不要管这个人,当务之急,是解决东突的问题。”说着,他又问李晓芸道:“晓芸,东突内部的组织共有多少?” 李晓芸想也没想,说道:“据目前所知,有四十七个。” 东方易道:“雏青盟和真主党在东突各组织内的实力如何?” 李晓芸道:“雏吾尔青年同盟和真主党以及伊斯兰党、东突民族革命阵线、东突伊斯兰运动组织是东突内部最大的五个派别,他们基本决定了整个东突的动向。” 谢文东说道:“可是,他们内部似乎并不团结,之间的分歧甚至达到刀枪相向的地步。” 李晓芸微微一笑,摇头道:“这就不在我所掌握的信息之内了。” 东方易突然问道:“谢兄弟以后有什么打算?” 谢文东想了想,道:“继续和雏青盟保持良好的关系。” “恩!”东方易应了一声,等他继续说下去。 谢文东继续道:“必要时刻,我可以向他们提供更多的军火,让他们打击真主党和其他投靠美国的东突组织。” 东方易拿出烟来,递给谢文东,自己也点着一根,笑问道:“为什么?” 谢文东‘正气凛然’地说道:“与亲近基地的东突组织相比,那些投靠美国的东突组织危害更大,他们才是破坏国家安定的真正敌人。而那些与基地关系密切的东突人员只能算是恐怖份子,难成大气。” “没错,”东方易颔首表示赞同他的观点。 谢文东笑眯眯道:“兵法上讲究分裂敌人与各个击破。既然现在他们内部已经分化严重,那么,挑起争斗是可行的,至少让他们自相残杀之后,国家会坐收鱼翁之利。” 东方易哈哈大笑,话锋一转,道:“如果谢兄弟大规模向雏青盟提供武器,那东突两伙敌对势力的力量是不是会发生倾斜呢?”要两败俱伤,就得先让双方势均力敌,如果一方的优势太大,最后的效果将未必是自己想要的。 谢文东摇头道:“不会。在东突内,投向美国的势力已占到绝大部分。” 东方易问道:“你怎么知道?” 谢文东笑道:“东突现在急想被国际社会认可,这个意识已经成为了东突的主流。虽然,阿迪力没有说,但是我能感觉到,最主要的是,我相信我的感觉。” “恩………”东方易沉吟一会,说道:“好吧,这件事,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办,不过,有一点我需要你保证,无论你要和东突做什么,都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www.9455.com李晓芸听了东方易的话,谢文东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