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热门关键词: 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

琼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太没有种了,我父亲告诉

2019-10-03 00:06栏目:文学天地
TAG:

琼?福尔赛在齐夕克区泰晤士河边的那间画室里,有一天晚上来了一位客人;这人是个雕刻家,斯拉夫人,曾经在纽约住过,一个利己主义者而且没有钱。他的一些作品正在这画室里展出,原因是这些作品太先进了,在别的地方还展不出来。他的鲜明的头发剪成女孩子一样的前刘海,衬出一张年轻的大颧骨的圆脸。七月六号那天晚上,波立斯?斯屈鲁摩洛斯基开头表演得很不错,象基督那样道貌岸然地一声不响,和那副仪表看去非常相称。琼认识他已经有三个星期,仍旧觉得他是个伟大天才的化身和未来的希望,是一颗驶进不理解艺术的西方的东方明星。在这天晚上以前,他谈的一直都只是他对美国的印象——他才把这个国家的尘土从脚上跺下去。在他看来,美国这个国家不论哪个方面都太野蛮了,所以他几乎没有卖掉一件作品,而且还被警察局看成嫌疑犯;据他说来,这个国家就不成其为一个民族,没有自由、平等、博爱,没有原则、传统、眼光,没有——总之一句话,没有一个灵魂。他为了自己的前途永远离开了美国,而来到了这个唯一他能够生活得好的国家。琼在孤独的时候时常郁郁不乐地盘算到这个人,一面站在他的那些创作面前——简直怕人,可是一旦经他解释之后,却那么有力,那么有象征性!这样一个人!一头鲜明的头发就象意大利早期绘画里神祗头上的圆光一样,而且一脑门子只有自己的天才,别人全不在眼下——当然这是辨别真正天才的唯一标志——然而仍旧是这样的一个“可怜虫”,使琼的一颗温暖的心完全为他激动起来,连保尔?波斯特都几乎不在她心上了。她而且开始设法清出自己的画店,好把斯屈鲁摩洛斯基的杰作陈列起来。可是她立刻就碰上困难。保尔?波斯特反对;伏斯波维基冷言冷语。她还没有否认他们的天才,所以他们仍旧以天才的强调口气,要求她的画店至少还要延长六个星期。目前美国人仍在涌到,但是不久就要退去。这批美国人是他们的权利、他们的唯一希望、他们的救星——因为这个“浑蛋”的国家里谁都不关心艺术。琼在这次示威前屈服了。反正波立斯对美国人是深恶痛绝的,也不会介意他们从这批美国人身上尽量弄些油水。那天晚上,琼把这个问题提出来和波立斯商量;在座的除掉那个中世纪素描画家汉纳?霍布代和《新艺术家》杂志主编杰梅?包图格尔之外,并无别人。她提出来时,对波立斯忽然极端信任起来,而且尽管这么多年来和新艺术界一直在接触,这种信任也没有能够在她慷慨热情的天性里干涸掉。波立斯有两分钟仍旧保持着那种基督似的沉默,可是后来看见琼的蓝眼睛象猫儿摆动尾巴一样开始左张右望起来。他说,这是典型的英国派头;世界上最自私的国家;这是个吮吸别的国家血液的国家;它毁掉了爱尔兰人、印度人、埃及人、波尔人、缅甸人,毁掉世界上一切优秀民族的头脑和心灵;这个横暴的、虚伪的英国!他来到这个国家之后,这完全在他意料之中:终年都是雾,人民全是做生意的,完全不懂得艺术,整个儿堕入谋利和最下等的唯物主义里。琼觉出汉纳?霍布代低低说,“妙啊!妙啊!”杰梅?包图格尔在窃笑,自己脸涨得通红,忽然气冲冲说道:“那么你为什么来呢?我们又没有请你。”斯屈鲁摩洛斯基过去和琼的接触,使他没有料到她会说出这样话来,就伸手拿了一支香烟。“英国从来不要一个理想家的,”他说。可是琼心里的那种原始的英国气息被彻底搅动了;老乔里恩的正义感好象从九泉下升了起来。“你跑来吃我们的、住我们的,”她说,“现在又骂我们。你如果认为这是说老实话,我可不觉得。”她现在才发现别人在她以前就已发现了的——就是天才虽则非常敏感,但是时常为一层厚皮遮盖着。斯屈鲁摩洛斯基一张年轻而坦率的脸完全变做嗤笑的神情。“吃你们的,住你们的,并不;我拿的只是差欠我的——而且不过是十分之一的差欠。你将后悔讲出这种话来,福尔赛小姐。”“不会,”琼说,“我决不。”“哼!我们艺术家很懂得的,——你接纳我们是为了尽量榨取我们。我不要你的任何东西。”他喷出一口琼的香烟。琼感到这简直是侮辱,她的决心象一阵冷风从纷乱的情绪中涌起来。“很好,那么你可以把你的东西拿走了。”就在同一时候,她心里想:“可怜的孩子!他只住一个阁楼,很可能连雇汽车的钱都没有呢。而且是当着这么多人;这简直呕死人!”小斯屈鲁摩洛斯基使劲地摇摇头;他的头发又密又光,象一块金色板贴在头上,并不散下来。“我可以什么都不需要,”他尖声说;“为了我的艺术,我时常逼得要这样活着。是你们资产阶级逼得我们花钱的。”这些话就象鹅卵石一样打中琼的胸膛。她为艺术做了这么多事情,这样关心艺术界和它的那些可怜虫,这样把他们的困难看作是自己的困难,却落到一个资产阶级。她正在竭力找寻适当的字眼时,门开了,她的奥地利女佣低声说:“小姐,一位年轻女客人要见你。”“在哪儿?”“在小饭室里。”琼把波立斯?斯屈鲁摩洛斯基、汉纳?霍布代、杰梅?包图格尔挨次看了一眼,一句话不说,走了出去,神情甚为激动。走进了“小饭室”,她看见那位年轻女客人原来是芙蕾——看上去很美,虽则苍白一点。在这样一个幻想破灭的时刻,一个至亲骨肉的可怜虫对琼说来是受欢迎的,从本能上觉得这是很好的顺势疗法。这孩子跑来当然是为了乔恩;如果不然,至少是想从她嘴里打听出一点事情。而琼在这个时刻所感到唯一受得了的事情便是帮助人。“你还记得上这儿来玩,”她说。“是啊,这房子真是小巧玲珑得很!不过你如果有客人的话,可不要为我耽搁。”“毫无关系,”琼说。“我预备让他们自己回味一下。你来是为了乔恩的事吗?”“你说过你认为应当把事情告诉我们。现在我已经打听出来了。”“哦!”琼茫然说。“不大好听吧,是不是?”两人正站在琼用餐的那张小桌子的两头,桌上没有东西。一只花瓶插满了冰岛罂粟;芙蕾抬起手用一只戴了手套的指头碰一碰这些花。琼看见她穿了一件新里新气的衣服,臀部做得绉起,膝盖以下束得很紧,忽然喜欢起来——麻青色,颜色很爱人呢。“她真象一张画。”琼想。这间小房间,白粉刷的墙壁,地板和壁炉都是旧粉红砖头砌的,黑色的漆,格子窗斜照进太阳最后的光线,衬上这样一个年轻女子,一张淡黄的、双眉微蹙的脸,——小房间看上去从来没有这样漂亮过。她忽然想起当年自己倾心菲力普?波辛尼时,长得多么漂亮,现在想来如在目前,而波辛尼,她那个死去的情人,和她断绝以后,就使伊琳和这个女孩子父亲的结合永远破裂了。这个芙蕾也知道吗?“那么,”她说,“你预备怎么办呢?”芙蕾等了几秒钟,方才回答。“我不要使乔恩痛苦。我一定要跟他再见一次面,把这件事情结束掉。”“你预备把事情结束掉!”“除此还有什么法子?”琼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太没有种了,简直使人无法忍受。“我想你做得对的,”她说。“我知道我父亲也是这样看的;不过——我自己决不会做出这样事情来。我就不能这样算了。”这孩子的神态多么自如,多么诡谲;她的声音听上去多么不带情感啊!“人家会当作我爱上他呢。”“你没有吗?”芙蕾耸耸肩膀。“我早知道就好了。”琼想:“她是索米斯的女儿啊——这个家伙!可是——乔恩呢!”“那么你找我做什么呢?”琼问,感到有点厌恶。“我能不能在乔恩上好丽家去之前,在你这儿和他见见呢?你今晚若能写个条子给他,他就会来的。这事之后,你不妨悄悄让罗宾山那边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他们用不着把乔恩母亲的事情告诉他了。”“好的!”琼突然说。“我现在就写,你拿去寄掉。明天下午两点半。我自己不会在家的。”她在屋角一张小书桌旁边坐下。便条写好之后,她回转头来,看见芙蕾仍旧用一只戴了手套的指头碰那些罂粟。琼把邮票用舌头舔了一下。“信写好了。当然,如果你没有爱上他,那就没有什么可谈的了。乔恩算是运气。”芙蕾接过信。“多谢你!”“冷心肠的小贱人!”琼想。乔恩,她父亲的儿子,爱上她,而没有被——没有被索米斯的女儿爱上!真是失面子!“没有别的事吗?”芙蕾点点头;她摇摆着腰肢向门口走去时,衣服的绉边摇晃着。“再见!”“再见!?.时髦的小东西!”琼咕噜着,一面关上门。“这种人家!”当她大踏步走回画室时,波立斯?斯屈鲁摩洛斯基已经恢复了他的基督式沉默,杰梅?包图格尔正在把什么人都骂到,只有那一群出钱给他办《新艺术家》的人算是除外。他骂的人里面包括伊立克?考柏莱和另外几个“可怜虫”天才,这些过去在不同的时候都曾经在琼的资助和捧场的剧目单上占首位的。琼感到一阵无聊和厌恶,走过去打开窗子,让河上的清风把那些吱吱喳喳的声音吹掉。可是最后当杰梅?包图格尔骂完了,和汉纳?霍布代一同走掉之后,她又坐下来,象个母亲一样安慰了小波立斯?斯屈鲁摩洛斯基半小时之久,答应他让这次美国热浪再延长一个月;所以波立斯走时头上的圆光非常之整齐。“尽管这样子,”琼想,“波立斯还是了不起的。”

自从老婆和儿子丢下他去西班牙之后,乔里恩觉得罗宾山寂寞得简直受不了。一个事事如意的哲学家和一个并不事事如意的哲学家是有所不同的。不过这种听天由命的生活,他即使没有习惯,至少脑子里时常想到过,如果不是他的女儿琼搞那么一下,他也许始终都抵御得了。他现在也是个“可怜虫”了,所以时刻挂在琼的心上。她这时手边刚巧有个镂刻家,境遇很窘;她设法为这个镂刻家暂苏眉急之后,便一脚到了罗宾山,就在伊琳和乔恩离开两个星期之后。琼现在住在齐夕克区,房子很小,但是有一间大画室。单以不负经济责任而言,她是属于福尔赛家鼎盛时代的一个人,现在收入虽则减少了,她的克服办法还使她父亲满意,而她自认也很满意。她父亲给她买下考克街附近的那爿画店,由她付给父亲房租,现在所得税长得和房租相等,她的解决办法很简单——干脆就不再付给他房租。十八年来这爿店一直享受着使用权而不负任何义务,现在说不定有一天可以指望不赔本,所以敢说她父亲也不会介意了。采用了这种办法以后,她每年还能有一千二百镑,经过节衣缩食,并把原来雇用的两个贫苦的比利时女佣换为一个更贫苦的奥地利女佣之后,就能有两笔大致相等的节余来救济天才。她在罗宾山住了三天之后,就把父亲带到城里来。在那三天里面,她碰巧摸到父亲保持了两年的秘密,立刻决定给他治病。医生事实上已经被她选定,再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了。保尔?波斯特——那个比未来派还得风气之先的画家——就是他治好的,简直是神医;可是跟他父亲谈时,他却把眉毛抬起来,说这两个人他都没有听说过,叫她真捺不住生气。当然,他如果不相信的话,那就永远不会复原!保尔?波斯特原是工作过度或者生活过度了,人家只叫他重又松下来,就将他治好,这样还不相信人家,岂不荒唐!这个医生最了不起的地方是倚靠自然。他曾经对自然的症候作过一番专门研究;当他的病人缺乏某些自然症候时,他就给病人提供导致这种症候的药石,于是病就好了!琼对父亲的病满怀希望。他显然在罗宾山过着一种不自然的生活,所以她打算给他提供一些症候。他觉得他和时代脱了节,这是不自然的;他的心脏需要刺激。所以在齐夕克她的那幢小房子里,她和她那个奥地利女佣想出种种方法来刺激他,为他的就医作好准备——那个女佣感激琼救命之恩,忠心耿耿地工作,简直快断气了。可是事情不如意,比如晚上八点钟乔里恩正要睡去被女仆唤醒时,或者琼从他手里把《泰晤士报》夺去,认为读“这类东西”不自然,应当对“生活”感点兴趣时,她们总没法不使乔里恩的眉毛不抬起来。说实话,琼的花样这样多,的确使他十分惊异,尤其是在晚上。她声称这对他有好处——虽则他疑心她也有一点——把代表时代的一些青年男女召集拢来,说他们都是天才的卫星;这个时代于是在画室里来来往往跳起狐步舞,以及那种方式比较高尚的一步舞来;后一种舞简直和音乐合不上来,看得乔里恩把眉毛抬得都碰到发际了,因为他盘算这一定使那些跳舞的人意志力极度紧张。他知道自己在水彩画协会里虽则很出人头地,但是在这些勉强够得上称做艺术家的青年眼中却是陈货,所以总是找一个最黑暗的角落坐下,弄不懂是什么音乐,而音乐却是他从小听大了的。有时琼领一个年轻女孩子或者男孩子到他面前,他总是非常谦虚地竭力去迎合他们的艺术水准,心里想,“糟糕!他们一定觉得很乏味呢!”乔里恩和他老父一样,一直都同情青年,可是为了领会他们的观点,往往弄得精疲力竭。不过这一切都很刺激,而且他对女儿不屈不挠的精神总很钦佩。有时候,便是天才也会来参加这些集会,连正眼都不瞧一瞧的样子;而琼却总要给他介绍。她觉得这对他特别有益,因为天才正是她父亲所缺乏的自然症候——尽管她爱他。尽管他完全有把握她是自己亲生,乔里恩却时常弄不清她的相貌象谁——她的金红色的头发现在已经花白了,看上去颜色非常特别;一张开朗的、精神抖擞的脸,和他自己比较有丘壑、神情比较细腻的相貌相差很远;身个那样小巧玲珑,而他和多数的福尔赛家人都生得高大。他时常会寻思人种起源的问题,自己问自己琼是不是有古丹麦或者凯尔特血统。他觉得从她爱斗气这一点以及喜欢伊斯兰教徒穿的长袍上看来,好象是凯尔特种。他喜欢她,而不大喜欢包围着她的这个时代,虽则大部分是年轻人;这一点丝毫不过分。可是她对他的牙齿太感觉兴趣了,原因是他仍旧保留了几只这种自然症候。她的牙医一下就查出“纯培养状态的葡萄状球茵”,要把剩下来的牙齿全数拔掉,给他装上两副完整的不自然症候。乔里恩的顽强天性激动起来,那天晚上在画室里就提出反对。他从来没有生过疖,而且他自己的牙齿到死也不会坏。当然——琼也承认——这些牙齿不拔,到死也还是好好的。但是装上假牙的话,他的心脏就会好些,人就可以活得长些!他的抗拒——她说——是病的一个症候:病就由它病去。他应当起来斗争。他几时去看那个治好保尔?波斯特的人呢?乔里恩很抱歉,老实说,他就不预备去看他。琼冒火了。庞决基——她说——那个治病的,人真是太好了,而且经济非常之窘,他的医道也得不到人家承认。就是她父亲这样的冷淡和偏见,害得他一直不得意。找找他对于他们两个人都好!“我懂了,”乔里恩说,“你是打算一石打死两鸟。”“你的意思是说救下两鸟!”琼叫。“亲爱的,这里并没有分别。”琼抗议了。试都没有试就这样说,太不讲道理了。乔里恩说他现在不说,事后也许没有机会再说呢。“爹!”琼叫,“你真讲不通。”“这倒是事实,”乔里恩说,“不过我愿意永远不通下去。孩子,我看睡着的狗子还是让它睡吧。”“这是不给科学出路,”琼叫。“你不知道庞决基多么忠于科学。他把科学看得比什么都要紧。”“就跟保尔?波斯特先生看他的艺术一样,呃?”乔里恩回答,一面抽着他不得已而抽的温和纸烟。“为艺术而艺术——为科学而科学。这种热心的、自我中心的疯狂先生们我很清楚。他们拿你解剖时眼睛■都不■一下。琼,我总算是个福尔赛,这些人还是不要惹吧。”“爹,”琼说,“你这种口气简直是老过头了!当今之世谁也不应当不冷不热的。”“恐怕,”乔里恩低声说,带着微笑,“这是庞决基先生用不着给我提供的唯一自然症候。亲爱的,我们天生就是或者走极端或者有分寸的人;不过你如果不见气的话,今天多数的人自以为走极端的,其实都很有分寸。我现在活得并不比我指望的差到哪里去,所以这事情还是由它去吧。”琼默然无语;她在年轻时就尝到过,自己父亲碰到涉及个人自由时总是那样委婉然而顽固的态度,你再说也说服不了他。乔里恩弄不懂的是,自己怎么会透露给她伊琳带乔恩上西班牙的原因,因为他向来认为她不知轻重。琼获悉这件事情之后,经过一番盘算,便和父亲作了一次尖锐的争论;从这次争论中,乔里恩完全看出琼的积极性格和伊琳的消极对付基本上是对立的。他甚至嗅得出两个人在几十年前为了菲力普?波辛尼身体的那一场争夺战,现在还遗留一点不快下来;当时消极的一方把积极的一方简直打得落花流水了。照琼说来,瞒着乔恩,不让他知道过去的事情,是愚蠢的,甚至是懦怯的行为。完全是机会主义,她说。“亲爱的,”乔里恩温和地说,“这也是实际生活中的处世原则啊。”“唉!爹!”琼叫,“她不告诉乔恩,难道你真正要替她辩吗?要是由你做的话,你就会讲出来。”“我也许会,不过只是因为他一准会打听出来,那就比我们告诉他更加糟糕。”“那么为什么你不告诉他呢?这又是让狗子睡觉。”“亲爱的,”乔里恩说,“我怎么样也不能违反伊琳的意思。乔恩是她的孩子。”“也是你的孩子,”琼叫。“一个男人的心怎么能比得一个母亲的呢?”“是吗?我觉得你太懦弱了。”“也许如此,”乔里恩说,“也许如此。”谈话的结果就是如此;可是这件事闷在琼的肚子里实在不好受。她最恨让狗子睡觉。这件事非得有个解决不可,她心痒痒地要来试一下,简直如坐针毡。这事应当让乔恩知道,这样他说不定在含苞未放时就打掉爱情的花朵,或者不管过去的那一切,听它开花结果。她决心去看看芙蕾,亲自判断一下。碰到琼决心做一件事时,冒失不冒失在她是相当次要的问题。她究竟是索米斯的远房侄女,而且,两个人都喜欢画。她要去跟他说,他应当买一张保尔?波斯特的画,或者波立斯?斯屈鲁摩洛斯基的一件雕刻,当然跟她父亲可一点不能说。下一个星期天她就出发了,脸色是那样的坚决,使她到达雷丁车站时好容易才雇到一辆马车。六月里的天气,河边这一带乡下真是可爱。琼看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由于她这一生从来没有尝过结婚的滋味,她爱好大自然的风光简直近于疯狂。当她抵达索米斯扎寨的那个胜地时,她就把马车打发掉,因为正事办完之后,她还要在水边林下享受享受。所以她就象寻常行路人一样到了索米斯的大门口,把名片送进去。由于性格使然,她一向认为如果你心里感到振奋,那你就是在做一件值得做的事。如果你心里不感到振奋,你就是在随波逐流,并不是出于高尚的动机。当时有人领她到了一间客厅,陈设得虽然不是她喜欢的派头,却也极尽漂亮的能事。她正在想“太考究了——小玩意太多”时,从一面旧漆框的镜子里看见一个女孩从走廊上走进来。女孩子穿了一件白衣服,手里拿了几朵白玫瑰花,从那个银灰色玻璃缸子里望去,简直不象真人,仿佛一个美丽的幽灵从葱绿的花园里跑出来。“你好吗?”琼说,转过身来。“我是你父亲的远房侄女。”“哦,对了;我在那家糖果店里见过你。”“跟我年轻的异母兄弟。你父亲在家吗?”“他就要回来了。他不过出去散一回步。”琼的一双蓝眼睛微微眯起,坚定的下巴抬了起来。“你叫芙蕾,是不是?我听见好丽告诉我过。你觉得乔恩怎样?”女孩子举起手上的玫瑰花看看,泰然答道:“他很不错。”“跟好丽,跟我,都一点儿不象,是不是?”“一点儿不象。”“她很冷静,”琼心里想。女孩子忽然说道:“我希望你能告诉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两家不和。”这个问题原是琼劝她父亲回答的,现在自己碰上,却说不出话来;也许是因为女孩子在套她的话,但也许仅仅是因为人在理论上认为做得了,到了真正关头并不总是一样做法。“你知道,”女孩子说,“越要瞒着人家,人家就越要打听,结果是什么都瞒不住,这是一定的。我父亲告诉我说是为了财产争执。可是我不相信;我们两家的财产都很多;他们不会变得那样的小市民气。”琼脸红起来。用小市民气这个字眼来指她的祖父和她父亲,使她生气。“我祖父,”她说,“过去很慷慨,我父亲也很慷慨;他们两个人都一点不小市民气。”“那么究竟是什么呢?”女孩子又问。琼觉出这个年轻的福尔赛非要问到底不可,立刻决定不让她问下去,而且要给自己捞到一点东西。“你为什么要知道呢?”女孩子闻闻玫瑰花。“我想知道,只因为他们不肯告诉我。”“是关于财产争执,不过财产也有好多种呢。”“这就更糟糕了。现在我的确非晓得不可了。”琼的一张坚决的小脸颤动了一下。她戴了一顶小圆帽子,头发在帽子下面露了出来。这场交锋使她恢复了青春,脸色这时看上去非常年轻。“你知道,”她说,“我看见你丢掉手绢的。你跟乔恩之间有意思吗?因为,如果有意思的话,你还是丢掉的好。”女孩子的脸色有点苍白,可是微笑起来。“即使有的话,也不是这样子就能叫我丢掉。”琼听到这句壮语,伸出手来。“我很喜欢你;不过我不喜欢你的父亲;从来就不喜欢。这不妨坦白告诉你。”“你下来专为告诉他这句话吗?”琼大笑。“不是;我下来是看你的。”“多谢你的盛意。”这孩子很会招架。“我比你年纪大一倍半,”琼说,“可是我很同情。可恨是我不能做主。”女孩子又笑了。“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呢。”这孩子真是一点儿不放过!“这不是我的秘密。不过我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想,因为我认为你和乔恩,他们都应当告诉。现在再见。”“你不等爹回来见见吗?”琼摇摇头。“我怎样到达河那边呢?”“我划你过去。”“你记着,”琼说,人冲动起来,“下次你上伦敦来,可以来看看我。这是我的住址。我晚上一般都招待一些年轻客人。不过我觉得用不着让你父亲知道你来。”女孩子点点头。琼看着她把小船划过河,心里想:“她非常之美,而且身个也长得好。想不到索米斯会有这样漂亮的女儿。她跟乔恩正好是一对。”这种撮合的本能,由于琼自己始终没有得到满足,始终在她的心里作怪。她站在那里望着芙蕾划回去;女孩子放下一支桨向她招手道别,琼就懒懒地在草地和河岸之间向前走去,心里感到一种惆怅。青春找青春,就象蜻蜒相互追逐,而爱情就象日光一样把他们照得暖洋洋的。而她自己的青春呢!那是多年以前了——当菲力和她——可是此后呢?什么都没有——没有一个是她真正中意的。因此她的青春就这样完全虚度了。可是这两个年轻的人儿,如果真如好丽坚决说的,也如她父亲和伊琳,以及索米斯好象非常害怕的那样,真正相互爱上,这要碰上多大的麻烦。多大的麻烦,多大的障碍啊!琼的为人一向就主张一个人要的东西总是比别人不要的东西更加重要,现在那种向往未来,和鄙视过去的积极原则在她心里又活跃起来。她在河边上温暖的夏日寂静中赏玩了一会儿水莲和杨柳,和水中鱼跃,嗅着青草和绣线菊的香气,盘算着怎样一个法子逼使大家都获得快乐。乔恩和芙蕾!这两个可怜虫——两个羽毛未丰的可怜虫!可惜啊可惜!总该有个办法可想吧!一个人总不能就这样算了。她向前走去,到达车站时又是热又是生气。那天晚上,仍旧抱着直接行动的死心眼儿——这使许多人都避开她——她告诉父亲说:“爹,我去看了小芙蕾来。我觉得她很惹人疼。埋头不问总不是好办法,你说呢?”乔里恩吃了一惊,把手里的大麦汤放下,开始捻起面包屑来。“好象你做的就是好办法?”他说。“你知道她是谁的女儿?”“能不能过去的就算埋葬了呢?”乔里恩站起身来。“有些事情是永远埋葬不了的。”“我不同意,”琼说。“阻碍人类一切幸福和进步的就是这个。爹,你不懂得时代。过了时的东西是没有用的。你为什么认为乔恩知道母亲的事情就这样不得了呢?现在谁还来注意这种事情?现在的婚姻法还是和索米斯不能跟伊琳离婚时一样,所以你只好插一手。我们进步了,婚姻法并没有;因此谁也不去理它。结婚而没有一个正正经经的摆脱机会只是一种蓄奴制度;而人是不应当把对方当作奴隶的。如果伊琳破坏这种法律,这有什么关系?”“这个我也不想跟你争辩,”乔里恩说,“不过跟你说的毫无关系。这是人的感情问题。”“当然是的,”琼叫,“那两个年轻小东西的感情问题。”“亲爱的,”乔里恩说,微微有点发毛,“你简直是胡说。”“我并不。如果他们出于真正相爱,为什么要为了过去的事情弄得不快乐呢?”“过去那个事情你没有身受过。我通过我妻子的心情才领会到;也通过我自己的脑子和想象,这只有爱情专一的人才能领会到。”琼也站起身,开始徬徨起来。“如果,”她忽然说,“她是菲力普?波辛尼的女儿,我还可以了解你一点,伊琳爱过他,从没有爱过索米斯。”乔里恩发出一声长吁——就象意大利农妇赶骡子时发出的那种声音。他的心脏开始跳动得很厉害,但是他毫不理会,完全被感情搅昏了。“这表明你简直不懂得。如果过去有过爱情,我就不会在乎,而且乔恩,以我所知,也不会在乎。可恨的就是这种没有爱情的结合,那简直是残酷。这个人从前占有乔恩的母亲就象他买的黑奴一样,而这个女孩子就是他的女儿。这个冤仇是埋葬不了的;你也不必费力,琼!这等于要我们看着乔恩和过去霸占乔恩母亲的人的血肉联合起来。这事用不着吞吞吐吐的,完全讲明白倒好。现在我不能再讲话了,否则我这个地方就要害得我整夜不能睡。”他用手按着胸口,转过身去不理会女儿,站在那里凭眺泰晤士河。琼天生是碰到鼻子才会转弯的人,这时才着实惊慌起来。她走上来用胳臂和他勾上。她现在还不觉得父亲对,自己错,因为这在她是不自然的,可是她深深感觉到这个题目显然对他很不相宜。她用面颊轻轻擦着他的肩膀,一声不响。芙蕾送堂姊过河之后,并没有立即上岸,而是划向芦苇丛中的阳光下面。下午的静谧风光暂时使这个不大接近模糊诗意境界的人儿也着迷了。在她停舟的河岸那边,一架由一匹灰色马拖着的机器正在刈割一片早熟的饲草田。她津津有味地看着那些青草象一匹瀑布似的从轻便的轮子上面和后面泻了出来——看上去那样的新鲜凉爽。机器的轧轧声、青草的簌簌声和柳树、白杨树的萧萧声、斑鸠的咕咕声,混成一只真正的河上清歌。沿岸的深绿色河水里,水草象许多黄色的水蛇随着河流在扭动着、伸探着;对岸斑驳的牛群站在树荫里懒懒地刷着尾巴。这是一个引人遐想的下午。她掏出乔恩的来信——信上并没有华丽的辞藻,但是在叙述他的见闻和游踪时,却流露出一种苦恋之情,读起来非常好受,而且最后署名总是“你忠实的乔”。芙蕾并不是一个感情冲动的人,她的欲望都很具体而且集中;可是这个索米斯和安耐特的女儿如果有什么诗意的话,在这几个星期的等待中,肯定伺候在她对乔恩的回忆周围。这些回忆全留在草色花香里,留在潺潺流水里。当她皱起鼻子嗅着花香时,她在享受着的就是他。星星能使她相信自己和他并肩站在西班牙地图的当中;而大清早上园中着露的蛛网上面那种迷离而闪烁的白昼初吐的景象,在她看来简直就是乔恩的化身。她在读着乔恩的来信时,两只白天鹅庄严地游来,后面跟着六只小鹅,每一只小鹅中间都刚好隔开那么一段水,就象一队灰色的歼灭舰一样。芙蕾把那些信重又揣起来,架起双桨,划到上岸的地方。穿过草地时,她盘算要不要告诉父亲,琼曾经来过。如果他从管家那里知道了,说不定对她不提起反而觉得古怪。告诉他还可以使她多一个机会把结怨的原因从他嘴里套出来。所以她就走到大路上去迎他。索米斯是出去看一块地皮去的,原因是当地政府建议要在这块地上造一所肺病疗养所。索米斯对地方上的事情向不过问,始终忠于自己的个人主义本质;地方上有什么捐税照付,而捐税总是越来越高。这个造肺病疗养所的新计划可是危及他的本身安全了,所以再不能淡然处之。这个地点离自己的房子还不到半英里远。他完全主张国家应当消灭肺病;但是造在这个地方可不对。应当造得更远一点。他抱的态度其实是所有真正福尔赛的共同态度,别人身体上有什么疾病跟他自己都不相干;这是国家的责任所在,不应当影响到他所取得的或者继承得的天然利益。佛兰茜,他这一代福尔赛中最有自由精神的一个(除非还有乔里恩那个家伙),有一次用她惯用的恶意口吻问过他:“索米斯,你可曾在捐薄上看见过福尔赛的名字?”这说不定是如此,但是造一所肺病疗养所将会降低这一带地方的声价,所以有人正在拟定一份反对造疗养所的请愿书,他一定要在上面签上自己名字。他回家来心里就打定了这个主意,正好看见女儿走过来。芙蕾近来跟他显得特别亲热,这样的初夏天气在乡下和她静静地过着日子,使他感到人简直年轻了;安耐特总是有点什么事情要跑伦敦,所以他几乎是十分称心地独自享有着芙蕾。当然,小孟特差不多隔一天就要坐着他的摩托车跑来,已经成了习惯。他总算把那半截牙刷剃掉,看上去不再象一个江湖上卖膏药的了!芙蕾有个女友住在家里,再加上邻近的一个青年之类,晚饭后就可以有两对男女在厅堂里跳起舞来;一架电动的钢琴能够自动地奏着狐步调音乐,那个富于表现力的琴面发出异样的光采。甚至安耐特有时也会由这两个青年之一搂着,婀娜地来回跳着。索米斯常会走到客厅门口,把鼻子微微偏上一点,望着,等芙蕾向他笑一下;然后又回到客厅壁炉边沙发上,埋头看《泰晤士报》,或者什么别的收藏家的价目表。在他那双永远焦急的眼中,芙蕾好象已经完全忘记掉她的神经对象了。当芙蕾在多尘的路上迎上他时,他就一只手搭着她的胳臂。“爹,你想哪个来看你的?她不能等!你猜猜看!”“我从来不猜,”索米斯不安地说。“谁呢?”“你的堂房侄女,琼?福尔赛。”索米斯完全不自觉地紧紧抓着她的胳臂。“她来做什么?”“不知道。不过吵嘴之后,这总算是打破一次僵局,可不是?”“吵嘴?什么吵嘴?”“在你想象中的那个吵嘴,亲爱的。”索米斯放下她的胳臂。她开玩笑吗,还是想套他?“我想她是来兜我买画的,”他终于说了一句。“我想不是。也许只是家族感情。”“她不过是个堂房侄女,”索米斯说。“而且是你仇人的女儿。”“你这话什么意思?”“对不起,亲爱的;这是我的想象。”“仇人!”索米斯重复一句。“这是陈年古代的事情了。我不懂得你哪里来的这种想法。”“从琼?福尔赛那里。”她灵机一动,觉得他如果当作她已经知道,或者知道一点影子,就会把事情告诉她。索米斯听了一惊,可是芙蕾低估了他的警惕性和坚韧性。“你既然知道,”他冷冷说,“又何必缠我呢?”芙蕾看出自己有点弄巧成拙。“我不想缠你,亲亲。正如你说的,何必多问呢?为什么想知道那个‘小小的’秘密呢——我才不管,这是普罗芳的话!”“那个家伙!”索米斯重重地说了一句。那个家伙今年夏天的确扮演着一个相当重要的、可是无形的角色——因为他后来就没有来过。自从那一个星期天芙蕾引他注意到这个家伙在草地上探头探脑之后,索米斯时常想起这个人来,而且总是联带想起安耐特;也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安耐特比前一个时期看上去更漂亮些了。索米斯的占有本性自从大战后已经变得更细致了,不大拘泥形式而且比较有伸缩性,所以一切疑虑都不露痕迹。就象一个人在俯视着一条南美洲的河流,那样的幽静宜人,然而心里却知道说不定有一条鳄鱼潜身在泥沼里,口鼻露出水面一点,跟一块木桩完全没有分别——索米斯也在俯视着自己生命的河流,在潜意识里感觉到普罗芳先生的存在,但是除掉他露出的口鼻引起疑心外,别的什么都不肯去看。他一生中这个时期差不多什么都有了,而且以他这样性格的人说来,也够得上快乐和幸福了。他的感官在休息;他的感情在女儿身上找到一切必要的发泄;他的收藏已经出了名,他的钱都放在很好的投资上;他的健康极佳,只是偶尔肝脏有那么一点痛;他还没有为死后的遭遇认真发愁过,倒是偏向于认为死后什么都没有。他就象自己的那些金边股票一样,如果为了看见原可以避免看见的东西,而把金边擦掉,他从心里觉得这是胡闹。芙蕾的一时神经和普罗芳先生的口鼻,这两片弄皱了的玫瑰花叶子,只要他勤抹勤压,就会弄平的。当天晚上,机缘把一个线索交在芙蕾手中;便是投资得最安全的福尔赛,他们的一生中也常有机缘光顾。索米斯下楼吃晚饭时,忘了带手绢,碰巧要擤鼻子。“我去给你拿,爹,”芙蕾说,就跑上楼。在她寻找手绢的香囊里——一只旧香囊,绸子都褪色了——她发现有两个口袋;一个口袋里放手绢,另一个纽着,里面装了个又硬又扁的东西。芙蕾忽然孩子气上来,把纽扣解开。是一只镜框,里面是她幼时的一张照片。她望着觉得非常好玩,就象多数人看见自己的肖像时那样。照片在她摩挲的拇指下滑了出来,这时才看出后面还有一张照片。她把自己的照片再抹下一点,就看见一个似曾相识的女子的脸,长得很漂亮,穿了一件式样非常之老的衣服。她把自己的照片重又插在上面,取了手绢下楼,走到楼梯上她才想起那张脸来。肯定是——肯定是乔恩的母亲啊!这一肯定之后,她就象触电一样,站在那里不动,思绪纷集。当然是这么一回事!乔恩的父亲娶了她父亲想要娶的女子,而且可能从她父亲手里骗过去的。接着担心到自己的神色会让父亲看出来,她就不再想下去,把绸手绢抖开,进了餐厅。“爹,我挑了一块最软的。”“哼!”索米斯说;“我只在伤风时才用的。没有关系!”整个的晚上芙蕾都在盘算着事情的真相;她回忆着父亲那天在糖果店里脸上的神情——神情又奇特,又象生中带熟,非常古怪。他一定非常之爱这个女子,所以尽管失掉她,这多年来仍旧保存着她的照片。她的头脑本来很冷酷、很实际,一下就跳到她父亲和她母亲的关系上去。他过去可曾真正爱过她呢?她觉得没有。乔恩的母亲才是他真正爱的。那样的话,他的女儿爱上乔恩,他也肯定不会介意了;只是要使他慢慢的习惯才行。她套上睡衣时,从衣褶中间迸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

版权声明:本文由www.9455.com-www9455com澳门新莆京手机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琼忽然觉得这个女孩子太没有种了,我父亲告诉